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05 23:30:00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南亚和东南亚问题观察者)

                                                  不过,这样的担忧似乎并不能阻止莫迪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时机宣传“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决心。要知道,新冠疫情已经对印度经济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莫迪描绘的“2025年实现5万亿美元经济体”的蓝图眼看就要成为一张虚幻的“印度飞饼”,加之国内反对派阵营日益尖锐的批评,以及与周边国家越来越多的外交冲突,印度教民族主义已经成为莫迪内阁聚拢人心、维护政权稳定的最重要棋子。

                                                  位于北方邦的圣城阿约提亚被称为印度教的耶路撒冷。印度人认为,这里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传奇英雄、印度教最重要的大神之一罗摩的出生地。500年前,信奉伊斯兰教的莫卧儿帝国占领印度之后,为纪念帝国的缔造者巴布尔(Babur),在阿约提亚修建了一座巴布里清真寺(Babri Masjid)。印度教信众认为,巴布里清真寺的选址处原有一座标志着罗摩出生地的印度教神庙,是11世纪修建的。穆斯林统治者捣毁了罗摩神庙,并在其地基之上矗立起了清真寺。

                                                  触目惊心:黎巴嫩首都大爆炸前后卫星图对比黎巴嫩贝鲁特港口爆炸前后卫星图对比:炸出直径约140m的坑,停靠附近港口的一艘邮轮受到爆炸波及,不幸沉没。

                                                  判决的结果在全印度引发了印度教徒们的狂欢,也为阿约提亚招徕了成千上万的印度教朝圣者。最高法院宣判20天后,我随同一众朝拜者来到阿约提亚。城里到处是荷枪实弹、如临大敌的军警,未来的罗摩神庙属地方圆大约一平方公里,已经被铁丝网围成的路障隔离开,周围到处都是摄像监控,进到内部要经过严格的安检,除了证件和钱包,其他包括手机在内的个人用品一律不允许带入。在经过了5次搜身检查和漫长的等待之后,在无数印度人高唱“罗摩万岁”的歌声中,我终于走到了废墟的中心。

                                                  该邮轮公司老板称:“非常不幸的是,在贝鲁特港口停靠的‘东方女王’号邮轮因爆炸遭受了严重破坏,几番挣扎之后,最终沉没在贝鲁特港。”8月初,印度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蔓延,单日新增病例不断突破新高,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坐稳世界第三的位置。然而,印度政府却宣布,总理莫迪将于8月5日出席印度教圣城阿约提亚(Ayodhya)的罗摩神庙奠基仪式。

                                                  由于时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的莫迪非但没有阻止这场宗教仇杀事件,反而煽动并鼓励印度教徒采取“以牙还牙”的手段,他在随后的几年中被美国和欧盟国家禁止入境。当然,时过境迁,随着国际格局的变化,如今莫迪摇身一变,现在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座上宾。

                                                  北方邦是印度人口第一大邦,虽然现在并非新冠感染率最高的邦,但疫情的影响仍然不可小觑。8月2日,邦政府的一名内阁部长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另外两名高官也于当日新冠检测呈阳性。在圣城阿约提亚,7月底已有一名印度教祭司助手和16位安保人员被检测出阳性,当地政府不得不临时更换年轻安保人员作为应对。

                                                  爆炸前后动态图,图源:法国空客公司推特(法国普来亚斯卫星拍摄)

                                                  在《大唐西域记》中,阿约提亚被称为阿踰陀国,法显和玄奘都曾到过这里。按照玄奘的记录,当年这里“伽蓝百有余所。僧徒三千余人。大乘小乘兼功习学。”不过,我在城里没有看到任何佛教遗迹,向城里人打听,得到的回答也都是“根本没有”。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为了11世纪的罗摩庙和16世纪的清真寺争得你死我活,却没有人为7世纪的佛教伽蓝探个究竟。